當前位置:首頁  記者眼

嶺南建築背後的“最強大腦”

時間:2016-12-30單位:黨委宣傳部瀏覽量:2982

分享到

廣州中山圖書館,林克明1929年設計。當時林克明等建築師以個人的自省自覺來探索中國古典建築的現代轉型,追尋現代主義的腳步,這是一個質的飛躍,對嶺南現代主義的深入發展有着十分重要的意義。

  紅牆綠瓦,琉璃彩畫,信步在華南理工大學古樹參天的林蔭小路上,一座座中國古典宮殿式建築掩映在湖光山色之中。這些上世紀30年代的建築,技術上是西化的鋼筋、水泥和紅磚,形式上尚在努力維繫傳統文化的自尊,曾被稱為“中國固有式”建築。
  華南理工大學老圖書館奠基於同一時期,原本規劃的也是重檐廡殿的形制,但其命運卻被日寇入侵改變,解放後方才獲得新生。這座歷經新舊兩個時代的建築活潑、明快、經濟、適用,切合嶺南氣候特點,曾作為“我國基本建設方面的一個偉大成就的縮影”,入選《建築十年》畫冊。


20世紀50年代,龍慶忠教授指導學生學習斗拱構造。龍慶忠淵博的史學素養和他開設的科目至今仍對對構建嶺南建築史學的研究和發展產生影響。

  身處這所建築,如果你閉上眼睛,就會驚訝地發現,它和校園內特意保存下來的嶺南傳統民居——黃氏民居在內涵上竟如此接近。一座座房屋被天井、庭院和青雲巷編織成緻密的聚落,酷熱的陽光被遮蔽,涼爽的輕風穿堂而過。
  主持修復設計老圖書館的是夏昌世教授。他是一位德國留學歸來的博士,但他不惟古、不惟洋,選擇了技術和形式上的合理性以及空間中的園林精神,而非外觀的相似來塑造新的地域建築性格和空間氣質,創造了夏氏遮陽等設計語言,奠定了嶺南建築的風骨,被吳良鏞先生盛讚為“真正屬於中國的建築大師”。


1951廣州華南土特產展覽交流大會全貌。華南土特產交流會展覽館設計是新中國成立初期一次重要的集體性建築實踐,在嶺南現代主義建築運動中佔有重要地位。

  除了老圖書館,夏昌世還設計了一系列建築,如華南土特產展覽交流大會水產館、華中工學院校園規劃及建築羣、華南工學院教學及辦公樓羣、肇慶鼎湖山教工休養所等,它們既有高度的技術理性和形式理性,又富有園林藝術意藴。
  “建築工程學為美術和科學之合體,兩者不能偏廢也。”這是從創立之日起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科就堅持的圭臬。堅持從功能出發,因地制宜開展設計,成為該校建築學科的普遍共識。與夏昌世並稱為華工“建築三老”的陳伯齊曾在全民學蘇的背景下,明確反對一度風靡的復古主義和形式主義。
  他於1960年在《光明日報》撰文稱:“我國有悠久的文化,有優秀的建築傳統,但我們不能單從形式上去承繼傳統。根據我們的生活習慣與工作方法,我國的氣候條件與自然環境,這些與外國都有顯著的不同,也有我們的地方材料和對材料結構與細部的傳統處理手法,對造型與色調等美的鑑賞,也有我們自己的愛好。適合於西方使用的東西,不一定我們也適用,從外國硬搬進來是行不通的。”
  陳伯齊長期擔任華南理工大學建築系主任,他通過改革教學制度、學科設置和學生培養方式,把自己的理念融於其中,形成了獨特的地域建築教育特色,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嶺南建築人才。


何鏡堂院士介紹世博會中國館中國紅(張勝波攝)

  時光荏苒,2010年,當人們走進上海世博園,一定都要去中國館看看。這座紅色的建築層疊出挑,成為凝聚中國元素、象徵中國精神的東方之冠。同時,建築的挑出層也遮住了陽光,為下層空間遮陰節能。它的總設計師就是華南理工大學的何鏡堂院士。他在華南理工大學接受了系統的建築教育,也是夏昌世唯一畢業的研究生。在總結前輩經驗的基礎上,何鏡堂提出整體觀和可持續發展觀,以及地域性、文化性、時代性——即“兩觀三性”的建築理論體系,把嶺南建築設計的思想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除上海世博會中國館外,以何鏡堂為代表的華南理工建築人還設計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二期、廣州亞運會場館等。這些建築無一不展現了他們的建築設計思想和愛國情懷,鼓舞了國民的精神,其影響已經超越建築本身。正如首任系主任林克明先生所言:“建築事業是文明社會的冠冕,其效用不僅為繁榮都市表面上的壯觀,而足以為一國的國民精神上一種有力表現。”

 吳碩賢院士在聲學實驗室指導學生,右為廣州大劇院聲學縮尺模型

  精品建築離不開尖端的建築技術。作為中國建築技術科學領域首位也是唯一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吳碩賢投身建築與環境聲學研究30餘年,系統提出城市交通噪聲預報、仿真及防噪規劃的理論與方法,是我國這一研究領域內的開拓性工作。他首次闡明的聲學虛邊界原理,推導出混響場車流噪聲簡潔公式,較好地解決了國際上20多年未能解決的難題。

  如今,更多的、年輕一代的華南理工建築人已經躍躍欲試,在設計的舞台上揮灑風采。
  “荔灣漁唱”源自明代,是羊城八景之一,但這裏曾經一度污水橫流、水道湮沒,成為通衢大道。華南理工大學發揮城鄉規劃、風景園林方面的學科特色,在合作完成的荔枝灣湧綜合環境整治項目中,通過揭蓋復湧、沿線建築遺產保護和公共空間的創造,重現了“一灣溪水綠,兩岸荔枝紅”的畫面,讓荔枝灣湧再度成為廣受市民歡迎的文化景觀。而完成這些的,僅是一羣初出茅廬的年輕人。
  嶺南建築從頗具中原特色到兼具中西方建築風格,它在歷史中經歷了數次變化,最終形成了自身的風格。如今,鋼筋水泥的“石屎森林”讓城市變得千城一面,時代呼喚嶺南建築重新煥發時代風貌。

荔枝灣湧改造後

  “把廣州西塔順時針扭轉75度,以獲得更多的景觀面積和向陽面積。”倪陽力推西塔“轉身”,竭力説服外方設計單位完善設計方案。作為曾經師從何鏡堂、莫伯治、佘畯南三位院士的新一代勘察設計大師,他同東塔、利通廣場等廣州地標式超高層建築都有着不解之緣。“建築不是一味比高,做出特色才是廣州真正的優勢。”在當今中國快速城市化的進程中,華南理工大學師生針對國情需求,開展本土化的設計研究與應用,力圖設計出更有時代感、創新力的城市名片。

青年一代華工建築人的優秀作品屢獲好評

  “每個街區網格的面積可能是國內最小。”琶洲互聯網創新集聚區是“十三五”期間廣州創新驅動的新亮點,負責編制和管控的華南理工大學教授孫一民表示,琶洲互聯網創新集聚區的城市設計採用的是“緊湊的、精明的、循序漸進的發展”模式,這也成為了以“小街區密路網”為目標的城市空間可持續發展轉型背景下的標杆性示範案例。

  近些年,通過自主創新、國際合作等形式,針對CBD中心區、產業新城、大學校園等不同類型項目開展本土化研究,華南理工大學主持設計了200多個遍佈大江南北的校園規劃,近5年來共承接了300餘項社會實踐項目,其中約50餘項獲得國家和省部級以上規劃設計獎勵。

  在八十多年的辦學歷史中,華南理工大學在建築、城市規劃、風景園林、土木工程等學科,不僅形成了務實創新的優良學科傳統,而且立足嶺南、面向國際,產出了一大批建築設計精品,培養了幾代中國建築大師,包括4位院士和10位勘察設計大師,並擁有全國建築學科唯一的國家重點實驗室——亞熱帶建築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真正成為嶺南建築背後的“最強大腦”。

 

《記者眼》第78期團隊
  文 字:周 玉 祝和平
  圖 片:周 玉 祝和平 部分由被訪者提供
  協助單位:建築學院 土木與交通學院  

  編 審:孫宏志

  總策劃:王丹平

  華工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未註明其他出處的作品,版權均屬於華工新聞中心,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華工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對其負責。
  ③有關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本網聯繫。
  ※聯繫方式:華南理工大學新聞中心 87110205

返回原圖
/